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回望新疆 (六章)
 
回望新疆 (六章)
时间: 2008-08-10 23:44:45 | [<<] [>>]

八卦城

 

死巷,是青春是一个玩笑;活巷,是未来的一个出口,一座城市的迷宫让我们靠近神奇的八卦文化。

走进腹地,突然感觉到生命的岁月不就是八卦一样的迷面?亲切的特克斯,我来了,站在这里,怀着现世的诗意,诗潮涌动。

灵魂的长城还固守在西部,衙署、仓储都成了过去时代的记忆。打开朝向世界的一个窗口,玄惑的不是结果,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在这里,什么都可以封闭,什么也都可以泄露。因为,这处带着世界色彩的山河,无论我们从哪一条路出发,最终,都是为了向幸福的中心靠拢。

但是,我们需要一半清醒,一半迷醉。所以才行走得铿锵,所以才前进得无悔。开阔的视野展开了无穷想象,扯一缕晚霞做背景,每一条延伸的路都有迷人的远方和心灵的故乡。

我想象自己的希望像特克斯城中的每一条路,等待马上出发或者随时抵达。

 

特克斯万亩生态园

 

在这样一个指尖都可以摸得到抒情的季节,清风吹过,忙碌地听着草的私语,我也有几万亩雄心等待开垦。

油葵笑了,熏衣草摇头了,只有我,什么都不管,依然抱持着云的衣角,流行和风一样的传说。我想象自己是一枝油葵,向着太阳笑出眼泪;我想象自己是一株熏衣草,陪你安然入睡,我想象自己是伊犁河水,翻滚着浪花向你致意。

山川、河流、牛羊、马群、牧人,十三个民族的姑娘和小伙儿,都是最熟悉的风景。

于是,飘,成了和我最亲近的一个动词,灵魂的西域,走进我的梦里。从大地,让我携熏衣香一起起飞,香飘群山万年难寻的头顶;从天空,让我把泪水滴下来,和特克斯河一起组成千年一遇的流淌。

我不报到,也不告别,就让我的思想和灵魂继续在生态园参观,然后被笼罩或者包围。

 

可克达拉月夜

 

最后一站,在可克达拉风情园享宿,烤全羊牺牲了性命回敬远道而来的一张张笑脸,还有什么比这盛情更感动并且深入城市的心灵?

夜深成下半场故事情节,今宵银汉迢远,月色却浓得深情款款。蒙古包、清酒都有情,孤帆、远影都是客。酒已喝过五巡之多,晕眩的双眼情愿在这里迷路,不怕在这里迷路。

请夜为我让路,忍不住让自己沉静下来,如《草原之夜》的歌声一样散开,拥抱是最亲近的问候。

晚风轻拂,篝火燃起情焰。跳吧,任凭冒牌的新娘演一场闹剧,把多情的新郎狠狠摔倒在地;任凭笨拙的“老鹰”被“护花使者”戏弄,抓不到一只漂亮诱人的少数民族“小鸡”。 

呵呵,把我今夜的快乐挂在月的颈上闪烁心情,永远也不再摘下。这一夜,我们都是撒欢的青春少女,你们可是多情的翩翩少年?

 

乌孙山

 

阳光的色彩涂抹着葱郁的乌孙山,我的眼里只有被水和阳光洗过的清晨,没有声音,没有人影。我沾着露水的清新,飘进来,就成了黎明里动的风景。哪一瓣野花上的露滴,曾在无语的清晨打湿我的唇?叫醒我的心的是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于是,花心缱绻,开始了多情的采撷。

忘记我也是来自草原,北方饱满的草原。推开夏天,天山一脉,我完成久违的拜谒。乌孙山若即若离,许多的传说只有靠历史衔接的记忆。

苍鹰飞得很高,摸不到遥远;格桑花开在幽谷,嗅得到芬芳。这一刻的清晨烟雾蒙蒙,站在山下,幽谷一般的森林,和乌孙山一起深不可测。我和风景相比,我不知道自己矮成什么样子了,可心再高,也不敢和百年云杉堪比。无边旷野,它举天的大手让每一个人高瞻远瞩,却不得不留步。

我打马而过,不小心碰散了野花绽放的那串幽香,哒哒的马蹄喧闹了大山绿色的梦。故人行迹渺远,我只能想象伏兵布阵,想象浩荡的风声,想象展开植物的四季。下面的秋天,不去问,谁在酒醉里肥,谁在黄花里瘦。

 

交河故城

 

生灵都在十四世纪就走远了。断壁残墙,人去城空。可是,即使是所有历史的蹄印都扬长而去,我们也可以在现实中穿越南北朝和唐朝的图腾。

现在,沿着西域历史伫立的还有烈烈骄阳,彰显昔日雄风,热浪的巨舌舔舐着我沾满泪水的身体。我了解到,盛世的精神还记录在官署、寺院、佛塔、坊曲街道的身上,夯土版筑的故国,泪水滴落的声音和人马呼喊的声音都锩刻在古墙中了。

山崖巍然,一人守隘,万夫莫向。国家的堡垒,谁愿失守?五个世纪叛军的连年战火把城墙烧伤,把人民赶走,掠夺了车师人创造的辉煌前国。西出阳关,唐代的风格就在烽火和烈日下沿袭到了现在。

狼烟已去,塔群林立。盛世之后,沧桑过后,哪些高僧抱着经书在这里长眠?

走过“世界上最完美的废墟”之后,才明白,山界本无界,废墟要永远成为历史的梦土。出土的莲花瓦当、莲花经卷都沾满世纪浓缩的考古味道,我除了想到失散和流放,还想到苍茫和古老。

“一片大柳叶”在俯视下成为文化的经典。七月流火,也许你没有等我,可我走在新疆的路上,一直等你。

 

九曲十八湾

 

天山脚下,山是雪山,草原是空中草原,十八湾是银色十八湾。我只能以俯首的姿势,碰响你的幽静。于是,从这里走过,我总希望遇到什么起源。

山深沉着遥远的背景,成为一种护佑,你自由舒展成缠绵的样子,天空痴成硕大的望眼。一条柔情的银项链躺在特克斯腮边,归来,还是走去,都带着命运的授意。今天,我来搜集你712的容颜。

就好象我带着亲人和朋友的授意远远而来,新疆之行让我重新厚重地穿越内心深邃的黑暗,超越自己时才明白自己有的时候就是一条十八湾或者二十八湾的河流,只能向前,却不知道流浪的征程哪里才是最近的岸。

我愿意做一条能够闪烁的河流,把山外的回响和山内的寂静都抱在怀中,抬眼望高山雪莲,低头想身边草甸,离我最近的和最远的地方都有无数条路。

有心,就不愁风景在哪处阳关遥远;

有梦,就不愁乐土在哪处圣地亲近。 

2008731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