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内省、脱俗与爱的诠释 / 蒋登...
 
内省、脱俗与爱的诠释 / 蒋登科 (重庆)
时间: 2006-01-10 00:50:03 访问次数: 714 | [<<] [>>]

 

——雪漪的诗歌创作

 

 

爱诗的人,多了这份美丽的追求,生命中自然充满更多美丽的回味与幻想。诗是生命的流泉,诗与生命同在。但爱诗的人,往往也是敏感多情的,这样的人容易受伤,尤其是心灵的伤害。初读雪漪的诗,我首先感受到了她的单纯,同时体会到她的执著。我以为她有点像是美国的狄金森,一个人怀想着爱情、独坐一室感受生命,创作了自己独特的诗篇。爱的愉悦、苦恼等等,都在她的诗篇中渐次呈现。但在诗集《我的心对你说》的“作者简介”中,我见到这样的文字:“著有诗集《生命底色》(1993年焚毁)”。这在新诗历史上并不多见。我反复回忆,对于我们这个民族,1993年并不是一个像“文革”那样出现了什么重大变故而使诗无法生存的年份,她的焚诗也许与时代无关。这就不得不让我们试图揣测她的动机,可能是因为自己对作品不满意,于是焚之而寻求新生;也许是因为那些作品与个人的生活关系很密切,而个人生活发生了变故,不焚之不足以发泄内心的痛苦;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但庆幸的是,她没有因为那次焚诗而远离诗,放弃诗,而且写出了新的作品,出版了《灵魂交响》、《我的心对你说》等诗集。通过这些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对人生的理解与追求。

雪漪是一位纯情的女诗人。她既写抒情诗,也写散文诗。在她那里,诗的样式是因为表达的需要而确定的,而所表达的情绪基本上是一致的:对爱的思考、回忆、梦想与渴望。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诗人的沉思甚至迷惘、苦恼,但更多的是她对爱的赞美与投入,是经过了痛苦煎熬之后获得的具有普视意味的爱的哲理。

 

在焚诗之后,作者对自己的人生与艺术进行了诗意的反思。从这种反思中,我们可以看到她的一些心路流痕。在《对比锋芒》中,诗人写道:“满腔热情遭受风寒/云层断裂  群鸟受惊/我仿佛嗅到生活浓烈的血腥”,这是诗人对生活之残酷的感受,但她也深深感受到“那些随时翻新了的欢乐与苦难/已站在我经过的路旁”,所以她感受到“被我榨取过的诗歌情绪/在时间老人的鼾声中/与我握手言和”,体会到“我脉搏上跳动的思想/一浪高过一浪”。她最终无法离开诗,就如我们都无法离开具体而真实的生活一样。这也可以说是诗人历苦难而抵达天堂(生命的崇高境界)的一次涅槃。她仍然“一如既往”,“在焚烧那些厚厚的诗歌同时/也接受着一次灵魂的洗礼//未放弃写诗的日子里/也曾为贿赂阳光/让阳光刺痛深情的双眼/也曾为夜守夜/又被夜把心灼伤/也曾为语言与生活的每一次艳遇/  /回首时  自己却面临峡谷”,她最终发现“我只能为爱而爱/一如既往”(《一如既往》)。期待与失落,痛苦与超越,以至最终的重新抉择,是诗人在经历了某种人生际遇后所体验的复杂心理过程,她从中获得了超越,也重新获得了人生与艺术的路向。她仍然像过去那样地爱,像过去那样地追寻,但这种爱似乎显得更纯粹,是一种更具哲理性、普视性的爱的思考。

 

雪漪的爱情散文诗因此而显得比较纯粹,主要是抒写情绪情感上的体验,具有更多的魅力,给人更多的享受,当然也引领人们去揣测她另外一面的体验,感受她另外一段人生,思考她是怎样走出人生的苦恼、迷茫而最终达到一种升华的,并从中获得对于人生与爱的思考。诗人在《在内省与脱俗中诠释爱》中谈到了她对散文诗的看法:“散文诗,是我放牧心灵的又一片憩园。没有星星的夜里,我把空白留给诗篇,灵感像盏灯,给我无穷寄托。站在红尘边缘,在内省与脱俗中诠释爱。思绪无羁,流淌我畅快的情怀。”雪漪的散文诗是静坐沉思的收获,是诗人情怀的诗意表达。

 

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她对爱的执著与渴望,对爱的付出,但也可以感受她因为付出爱而受到的伤害和体验到的忧伤。《我的心对你说》是一组具有内在连贯性同时又可以独立成篇的散文诗,共分六辑:“心灵密码被你打开”、“情愿受你约束”、“不想为你古荒”、“独独想你”、“为你效劳是我所愿”、“无法删改的结局”,每一辑都包括多篇内容相关但角度不同的作品。所抒写的是诗人从不同角度对爱的体验、思考与追寻。这种追寻不知道有没有现实的结果,但作为心灵上的体验,它给人的感觉是真实的,美好的。诗不是现实的复写,诗是现实升华的精神体验、情绪体验,或者称为审美体验,它不是要教会人们去怎么做,而是让人感觉该怎么做,并由此得到对人生、爱情的更全面的理解。

 

雪漪的诗是内省的。这里的“内省”有两重意思,其一是就诗的艺术特征而言的。内在化是诗的特色之一。诗人对外在世界的体验都必须经过心灵化处理,才能真正获得诗意的发现。描写外在世界的,不是诗,是散文。其二是诗人的自我审视,打量自己的内心世界,把自己融入到某种情境之中,从而获得对生命的本真把握。诗人不能只对他者评头论足,却让自己成为旁观者,置身世外。在这两方面,雪漪都做得不错,她的诗是敞亮的,敞开了自己的心扉,表达了自己对人生的真实体验。“面对柔白的纸页,我希望的原野!总是关不严我红红绿绿的心事,总是扫不尽我情意的落英。”“被你素描的春,已是一年又一年。今天,我端坐在秋的怀抱里,倾听你的声音。/你开采的岁月一派秀色,我丰收的心空无限明媚。带着青春的履历,此际,我要为你出征……”这样的诗句,透明而有意味,明朗而不单调,是内在的,是诗人心灵的直写。甚至写苦恼、写冲突,也显得那么实在而优美:“那是一次用梦都无法粉饰的冲突。情与情的对垒,心与心的交锋。误会像碎瓷,撒了一地。从哪儿下手都无法收拾。”以具体的“碎瓷”写无形的“交锋”,其实是借物写心,虚实相映,可观更可感。

 

雪漪的诗是脱俗的。诗是高雅的同义语。这并不是说,诗就是与世俗无缘的。事实上,许多优秀的诗都与现实有关。只不过,诗是现实的精神性、心灵性升华,是抒写现实中具有诗意的因素。如果诗与现实同义,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写诗读诗,诗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诗是对现实体验的提升,是具有梦幻性的存在,它摆脱具体事象的纠缠,剔除世俗的、琐屑的东西,以诗人自己创造的意象、形象重新创造一个新的诗意的世界。现在有些人写爱情诗,把爱情完全定位在性、肉欲层面,结果把美好的爱情消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与普通动物差不多的本能、欲望。雪漪的爱情诗是心灵的,精神的,是具有境界的,摆脱了庸俗的因素,只留下纯真、美好的体验:渴望、思念,甚至苦恼、迷茫,都是那样让人心动,给人美好的心灵抚慰。“在你身边,夜不是夜,冷不是冷。你的一呼一吸淡化了我内心的宿疾。”这是爱的力量与甜蜜;“想你的时候,倚靠夕阳,坐化成一株古木,停留在时间的怀中,不改萌发绿意的初衷。……在鸟飞的动作里,我成为另一种任性的飞翔,凝眸不懈,任由心声引向遥远……”“今夜梦寒,我攥着相思的种子,找不到沃土。……无聊侵入肌理,无休无止。少了你的亲切抚慰,夜在前,我在后,我听着夜的呼吸被黎明覆盖,你不知道,这样的静谧有多么寒冷。”这些是思念,一个“凝眸”,一个“静谧”与“寒冷”,美好中有一丝淡淡的忧愁;“星星为一轮皓月佐酒,就用我切切的诗,为你援引一个舒坦、甜美的梦。在梦里,我是身着柔粉纱丽的玉女,纯纯地跪伏在你的卧榻前,甜甜地看着黎明将你喊醒!”这里有爱的执著。这些诗行,表面上平淡,却隐含着作者的深切体验与向往,它们给人的是心灵的慰藉而不是肉体的满足。

 

内省、脱俗都是雪漪诠释爱的方式,也是她获得爱的真谛的心理途径与艺术手段。她的诠释具有一种澄明的境界。爱就爱得执著,爱得投入,“柔情绕枕,就让我搁浅在你的臂弯。只要你再凝睇一眼,就会使我的满怀情思,豪雨似的在你心房漫漶。”即使面对分手,她也是那样洒脱:“设若有一天,你如果真的不爱了,那么请你一定坦率告诉我。……我会松开你曾经牵情的手,潇洒走出你的眼眸。不带走你一丝妩媚阳光,不给你留下一粒悲伤种子。任心声一远再远……”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懂得真爱的女子,也是一个心智坚强的女子。雪漪的诗看似透明,背后却有着诗人独特的艺术机智。她的有些诗句在构词选字方面打破日常思维,“走出自己,多想成为一只背篓,伏在你背上,以和你一样的速度,加深我的追随与热爱。”“背篓”的比喻贴切而自然;“请耐心修剪我灵感的枝桠,使我尘封多年的诗意探出庐外。能随你情我意由衷舒展,已别无他求。”形象普通,却富有诗意。这些独特的形象,构成了值得回味的韵味。

 

雪漪的诗是单纯的,单纯不是单薄,是诗的美学特征之一。雪漪的单纯主要体现在作品所具有的牧歌意绪上,牧歌意绪是散文诗重要的艺术特色,它舒放,自由,无拘无束。雪漪来自内蒙古草原,面对旷野,面对蓝天,面对自然的丰富与单调,面对人生的丰盈与驳杂,诗人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由地歌唱,唱出欢乐与痛苦,唱出梦想与追求,让生命在优美的旋律中充实、丰满、强壮。

 

2004年11月25日,于西南师范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

 

蒋登科,四川巴中人,1965年生,文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外诗歌研究》主编。曾作为富布莱特学者在美国加州大学研修。主要从事中国现代诗学研究、中外诗歌比较研究,已出版诗歌论著、散文及散文诗集十余种。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