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爱的蓓蕾绽满芳园 / 黄雍廉 ...
 
爱的蓓蕾绽满芳园 / 黄雍廉 (悉尼)
时间: 2006-01-10 00:48:14 访问次数: 867 | [<<] [>>]

 

第二十一届世界诗人大会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在澳洲雪梨(悉尼)市召开。雪漪带来了她的诗集《灵魂交响》、散文诗配摄影集(与人合著)及写给大会的两篇论文,我是从那时认识雪漪的。

雪梨世界诗人大会筹委会的几位委员和我,读到他的作品,大为激赏。认为中国大陆的边区省份内蒙古,有这样文学根基扎实、才华横溢的诗人,而且是一位芳龄二十九岁的年轻人,不由异口同声称赞她的秉赋与才情,也凸显了中国边区教育的成功。

随后筹委会特别出函给内蒙政府部门领导及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深盼雪漪小姐能出席在雪梨召开的世诗大会。本次大会有五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二百六十余位诗人与会。经各方的努力,雪漪和中国诗人代表团,于十月六日抵达雪梨。雪梨中文媒体及文艺各界,在唐人街汉洋轩大酒楼,举行盛大的接风宴。中港台及内外蒙古的诗人们齐聚一堂。在欢迎会中,听到了雪漪即席朗诵的作品。

会中对雪漪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大家对这位年轻清秀的才女更加欣赏与关爱,热情邀请她到家中作客。

雪梨的《自立快报》特别为她开了一个“雪漪作品展”专栏,刊出了她的多篇作品。

由于她的作品,特具大草原的风韵,文采闪烁,词句新颖、活泼,对草原流露的深爱吸引了诸诗家。对昔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漠风光,无限回思与向往。

大会的诗友们便藉此亲切封赠雪漪一个“草原公主”的头衔,几家报纸和电台及电视台,展开了对雪漪的访问。

冰雪聪明的雪漪,都回答的简洁得体。她说,这次能出席世诗大会,要感谢中国内蒙古锡盟行署盟长陈朋山及有关领导的大力帮助与支持,也感谢大会筹委会诸诗坛前辈的大力帮助,才能如愿以偿,来到雪梨。我对诗的创作还在学习中,真的谈不上任何成就。她发自内心的谦虚,赢得了如潮的好评。

雪漪离开雪梨的前夜,雪梨文朋诗友近二十人在阿什菲尔德山东酒楼为她举行了热闹的惜别宴会,罗宁女士以“雪梨的诗情  草原的牧歌”为题,在澳洲《自立快报》上占半版附照片报道了欢送她的热闹场景。雪漪送给大会的两本诗集《灵魂交响》与《生命草原》被收藏在雪梨图书馆。有多位诗评家撰文赏析,给予美评。

笔者曾以“大漠草原上的一颗诗星”一文,评析雪漪的作品,刊在澳洲第一大报《澳洲新报》的新文苑专栏中。台北《世界论坛报》再次转发。

我希望雪漪能将这篇作品,附录在《我的心对你说》新诗集中。我的一些看法和观点,或许可帮助读者了解她的创作风格,及诗的内在美。

我认为《灵魂交响》诗集,呈现了雪漪诗才、诗观和诗的自我境界的宣示。而《生命草原》(散文诗配摄影集),表现了作者丰富的联想力和诗的语言的灵思,以及创作的功力,可谓才情毕露。

至于《我的心对你说》这本集子,一看书名,就知这是一本以“爱”为主题的抒情诗集。无疑,这是雪漪在探讨创作风格上的一种寻觅与开拓,是否成熟,有待读者和诗评家来赏析。

以我的第一感觉来说,有下列几点看法:

 

一、诗的语言丰富,有跳跃、清新的意象美。

 

“对于你,我用自尊为石,自卑勾缝修筑的疆界高墙形同虚设。任你靠近,不是我执迷不悟,是你的双眸蓄满高温的渴慕,我又怎能无动于衷。”

以上诗句,写在第一集《心灵密码被你打开》的第十一小节。

这段诗句的意象鲜活,在于作者将通俗的句子“形同虚设”和“执迷不悟”巧为安排在“双眸蓄满高温的渴慕”这样意象飘逸,想象空灵的现代诗的语句中,就显得诗的张力无穷,诗思辽阔。

而“高温”两个字,如晴空霹雳,使诗意如钱塘早潮,浪花溅湿衣襟。

实际上,这是青年男女在恋爱过程中,欲拒还迎,矜持、高傲,而又自卑自惧的一种心灵矛盾的自我表白。

诗集中,这类柔情写意的例子很多。

 

二、每一段都是一串温馨的爱的花朵。

 

“为爱,我走出自己。即使是在无限荒芜的戈壁,我眼中的世界,因你而生机”。

“我是画布,你是绘手。你每描一笔,都深深切入我的魂灵,为你的爱闺守,我格外精心。

以上诗句见于第一辑《心灵密码被你打开》的第一小节、第三小节。前一段的诗情,即是所谓的“天荒地老,此情不渝”。作者是以新的手法写爱的缠绵,意象生动活泼。这就是新诗的魅力。

后一段的诗情,是以“画布”与“绘手”,来描绘两情的相许,且用深入灵魂,为爱守闺来表达爱的纯贞。这种以“物象”的比喻手法,更显得词新意远,明朗清新。

 

三、直线抒情,为爱咏叹。

 

这本抒情诗集无疑是一连串的爱的颂歌,但作者是以灵巧的语言,揉和着文心与诗意,将之凝成爱的珠链,显现爱的温柔多彩。

请看本诗集中第六辑《无法删改的结局》中的几段诗情写意。

“命中注定我绕不开你,你也绕不开我。

柔情绕枕,就让我搁浅在你的臂弯。只要你再凝睇一眼,就会使我的满怀情思,豪雨似的在你心房漫漶。”

“爱上我,更加丰盈了你的生命。

爱上你,更加斑斓了我的心境。”

“你说,你是想我,才难以入睡。那我就做盏玲珑的小桔灯,悄悄挑开你翻来覆去的夜色。”

以上引用的诗句,分别见于第四辑《独独想你》的第十四小节、十六小节及二十小节中。作为一位抒情诗人,雪漪懂得以最浅白的语言,作为诗的躯体,但浅白中镶嵌着钻石般耀人的诗眼,来作为诗句中的灵魂。这不是凭空可得,需要诗才和慧心。而雪漪轻易地做到了这一点。

例如“就让我搁浅在你的臂弯”,“搁浅”二字,就是句子的灵魂。上述句中的“丰盈”、“斑斓”都是使诗活生生地站起来的关键用词。

现代诗与古体诗的分野,在于前者可以意象的随心所欲,可以海阔天空,诗情诗意的花朵,可以任意栽培采撷。而古体诗受韵脚的束缚,很难任意飞翔。

但是现代新诗不能单有诗的躯壳,它必须赋以诗的灵魂。雪漪这本诗集中的每一小节,乃至每一短句,都呈现才人手笔,充满诗情,有如碧海青天,繁星闪烁。

爱是温暖人间的另一种阳光。我相信这本诗集,会获得读者的喜爱,尤其是真正在爱恋中而懂得爱恋又珍视爱恋的人,读后必会会心微笑。

 

四、爱的缤纷,撒落满天星斗。

 

这部抒情诗集,由于限定在《我的心对你说》这一抽象主体上,因而未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呈现的是一种朦胧美。抒情长诗如能以莎翁大作“罗蜜欧与朱丽叶”的形式出现,会更为情潮激越。好在这是诗情的演绎,爱可由读者来捕捉。因此站在文学的立场来说,仍然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作品,因为诗经和楚辞,也是以“抽象”为创作的主体的,并无固定的描述对象。

唯其每一段都可成为爱的“主体”,因而更显得诗情如汪洋的辽阔,爱的蓓蕾绽满芳园。

这本诗集,值得你敞开心灵之窗,让诗的芬芳与你同醉。

 

 

2003年11月5日于雪梨静园

 

(作者系澳洲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出版散文集、小说集、诗集、评论集等著作数十部)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