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雪漪和她的诗 / 张同吾 (北京)
 
雪漪和她的诗 / 张同吾 (北京)
时间: 2006-01-09 01:01:32 访问次数: 803 | [<<] [>>]

                                                      

 

 

雪漪打电话告诉我,她这几年没写诗,许多诗稿都焚毁了,而现在又重新整理了一部分,打算出版一本诗集,题名《灵魂交响》,并希望我能为她写序,不知有无时间和可能,也不知是否值得。她的叙说是平静的,而我的心中却波澜起伏,她说诗稿的焚毁,我能理解那是怎样的撕肝裂胆的痛苦,那几乎是近似对人生的绝望,而她又重新整理诗稿,乃至即将出版,又是经历了怎样长久的激烈的心理搏斗,终于让坚强的灵魂站立起来又去拥抱生活了,因而我为之感到欣慰。

 

在电话中我鼓励她继续读诗和写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也可出版诗集,我一定为她写序。的确,近几年由于工作的纷繁和时间精力的限制,我几乎一律婉谢诗友们相约撰写序言或评论的恳求,为此,感到歉然,但对于雪漪我却不能拒绝,非但不能拒绝,而是时时在想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力能所及的事呢?这不仅仅是由于她对我如父亲般的尊敬和信任,不仅由于她有聪慧的秉赋和美丽的诗心,而且由于我希望她能比别人更多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与人间的温暖,让生命和青春都焕发出不同寻常的光彩,从而补偿某种与生俱来的缺憾。

 

三年前的夏天,在山东梁山举行的一次诗会上,我认识了雪漪。她很年轻也很美丽,微笑的目光是诚恳的,欢快而不轻浅,深沉而不板滞。在交谈中使我感觉到她很聪明,并有多方面的爱好和才能,会英语也懂音乐,曾报考过声乐系,后来改读中文,对诗发生了浓郁的兴趣,她寻找到一种最神奇的与世界交流的形式。凭我的直觉,她是肯于尊重别人信任别人的,同时又是懂得尊重自己并珍爱自己的。在我们的全部交谈中,几乎看不出她的哀怨和忧郁,她真诚地谈对人生的理解,她说到处都能遇见善良的朋友,友情使她感受人世的温暖。她喜欢白雪的意境,并以雪白的灵魂感受诗意之美,这是她性格的本质却不是她心灵的全部,她不相信人生之美恰如蓝天白云那么飘逸,恰如顺水归帆那么从容,因此她拒绝廉价的同情和轻浅的诱惑。她是个素质甚好心志甚高的人,然而她品尝过别人难以品尝到的屈辱,也遇到过一次次坎坷和失败的痛楚,心灵无数次在无望与希望中起伏。只有经受过这般磨砺,而又依然热爱生命热爱青春热爱人世热爱艺术的人,才更显得坚强而可贵。

 

是的,她是痛苦的,这一点无需回避,倘若没有经受过痛苦的煎熬,就不会真正懂得幸福的涵义;倘若没有经历过风雨和泥泞,就不会珍惜霞光满天的时刻。当她正视自己被“雷鸣踢踏过的心灵”,她说“我无法做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也无法处于绝望姿态”,“在饱满的阳光面前/无论我的面孔/被发表在精神版面的哪一栏/我都以清晰的思路平静地阅读/允许我的生命善始善终”(《清醒的箴言》)。这里不无情感的悲凉,然而更多的是理性的坚实,只有如此我们才相信,她的美丽的灵魂,并非是水上飘摆的浮萍,而是用生命和血泪浇灌的花朵。

 

我很喜欢她的组诗《雪殇》,这是只能属于她的灵魂交响诗,至纯至美的雪境,可视为生命的象征。也可视为爱情的象征,因为她对生命的质重感和爱的永恒性,是如此地执着和一往情深,才能引导她走向“无悔的深度”和“超绝的向往”。当大雪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她找到了一种“衷情不朽的感觉”和“心领神会的交响”。正如任何个别都包含一般和任何一般都融解在个别之中,雪漪同样具有典型的女性心理素质;“我的一腔语言/缩成骨头  牙齿咬不碎/我只能静下来  满怀期待/享受一种滋补/享受你动人的笑容里/最初和最后的皈依都/那么灿烂无比”。面对她理念世界的崇高感和强大的精神支柱,“没有太多时间等候/最终路过生命/也被生命路过/你的高瞻远瞩/值得我一生长途跋涉”。

 

具有这种爱的信仰和心理形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性——“已与飞雪签约/无数花朵被委以重任/砌出我灵魂的永久居所/纳入尘世的波澜壮阔/为你实现活着的内容/参与未来的轰轰烈烈/为你站出死去的风骨”。看来,时代发展美学发展,爱的形式也趋多元,唯此才能让人相信这样的过程才是美丽的,因为它的每一次相融的泪水,都镌刻着永恒,所以她才说的出:“在冬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晶莹不渝的爱  肩扛风雨/愿与你  醉卧成泥”。

 

对于雪漪,我感觉到她开始进入又一个开发自我和开发诗的重要的人生旅程,我衷心祝愿她有新的感受,从而不断丰富自己的生命和心灵,也不断丰富自己的艺术世界。

 

1998514  北京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