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生命的感悟来自于生命的拷问...
 
生命的感悟来自于生命的拷问 / 含笑 (内蒙)
时间: 2006-01-10 00:59:50 访问次数: 880 | [<<] [>>]

 

 

                             ——雪漪诗集《灵魂交响》批点

 

            含笑

 

心有郁积,不吐不快,吐而为诗,则如珠玉。在外是声色清耳夺目。在内却少不了生命的疼痛和精神的感叹。古今中外,杜甫、歌德,为诗者莫不如是。读青年女诗人雪漪的《灵魂交响》诗集,深感此情流注其中。

 

 

现代社会的进步,给人们物质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给人们的精神世界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很多人对于这种压力,只在内心里默默承受和体味,或借个人所习惯的方式表达、发泄一下。对于具有诗性心灵的人,这种现代的文明压力,往往勾起深沉的思考,不同心境的吟唱,便在月白风清的晚上汩汩流出。诗人个性的差异,思想定位的交错,也就让我们能够欣喜地读到十分具有个体差异性的诗歌。《灵魂交响》的每一首诗,每一个意境,都烙著雪漪富于个性的色彩。美学家蔡仪在自己的美学著作中写到:“……艺术的认识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特殊性,即艺术家在对生活进行观察、体验、研究以至典型化的整个过程中,始终体现着他的美的理想和思想倾向,伴随着浓烈的情感活动。甚至可以说自始至终被某种激情所燃烧、所鼓励。”

这种美学观点,可以在雪漪写“雪”的诗行中得到印证,似乎平凡的雪,总是带给骚人墨客无尽的遐想。从唐诗“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豪迈,到毛泽东《沁园春·雪》的雄伟,甚至连古典小说,如《水浒传》中描写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文字,都充盈著一种诗化的精妙之美。雪漪所理解的雪,雪漪所解读的雪,是她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一个观点。是现代社会下在雪漪眉前唇边的雪。“我只有干净如雪的起源/操守著平凡”(《纯洁》)在黑白难分的世界上,雪漪依然企望出污泥而不染。“优秀的生灵,雪/来自天堂的美丽花朵/多少次走进走出/资质丰盈舞态淋漓/可我无法理解你的经历的峥嵘/正如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一样”(组诗《雪殇·雪之乐章》)。著名评论家张同吾在为《灵魂交响》所作序中说他较欣赏《雪殇》这组诗。的确,在《灵魂交响》所收的41首(组)诗作中,《雪殇》颇能代表雪漪诗歌的灵气和美学风格,前面的这一小片断,前4句似乎直白浅露,第5和6却十分有力,充满一种哲学深思的境界美。正如清代文论家刘熙载在《艺概·诗概》中所道:“诗中固须得微妙语,然语语微妙,便不微妙。须是一路坦易中,忽然触著,乃是令人神远”。雪漪深得刘氏个中精义矣。

 

 

    诗歌走到21世纪的今日,似乎像老太太过生日,一年不如一年。有人怨艾世道人心,有人责究诗歌形式,评著莫衷一是。然而从诗歌发展史中我们却发现,无论何种制度何种文明下的社会,亦无论何种表现形式,从中国最早的、产生于封建制时代的诗歌总集《诗经》,到魏晋“四六文”,到五言诗、七言诗,从群雄割据的战国到繁荣一时的盛唐,及至“五四”前后到新中国成立,都生长过充满生命力的优秀诗歌,可见世道人心与表现形式,均不是决定诗歌命运的主要因素。其实,诗歌是否让读者发自内心的欣赏。主要仍在于内容是否表现了那个时代的风貌,是否表现了做为那个时代的人的精神省悟和困惑。其次。当今文学报刊(诗歌的主要发表园地)过分追求经济利益,过分追求名人效益(其实也是金钱效益),只发名家的平庸之作,不发或少发青年诗人的富于活力的新鲜作品,也是导致诗歌不景气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雪漪的诗歌,不能说首首俱佳,但可以说均是认真努力之作,均为沉思苦修之作,是对社会、人生的点点滴滴感悟。雪漪的诗作是对当今诗坛不良风气一种反思。请看:“心事无所谓幸与不幸/一生中谁也无法道明的/是无影无形的命运/于是六神无主的时候/一手拎著命运,一手拎著心事/笑看寒星落尽欲语无言”(《雪殇·雪之挽歌》)杜甫在五言律诗《旅夜书杯》中慨叹命运时以“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自况,金圣叹评论曰:看他一起一跌,自歌自哭,备极情文悱恻之致。雪漪面对命运时,竟敢以纤弱之手“拎”起,其豪壮之气十分可嘉。

    她对命运的咏叹,以多姿多采的诗句呈现在《灵魂交响》中,其中有婉叹,有怨述,但更多的是振起和激昂。“我/不是轻易就倒下去的人/深冬酷冷/我飞翔的翅膀不会被冻伤”(《只想》)面对生活,面对命运,微笑会比痛哭要具有更易接受的内涵力量。微笑著生活,这在雪漪的诗歌中有足够丰富的表达。比如:“我和我的诗歌/都在城市的心脏跳动”(《对比锋茫一祭所焚歌》),“只想用灵活的文字,/奏生命激情的乐章”(《只想》),“让灵魂转化/转化成飞翔的高级形式/它没有产生沉鱼落雁的效果/但它有多么亢奋的心情/在饱满的阳光面前/无论我的面孔/被发表在精神版面的哪一栏/我都以清晰的思路平静地阅读/允许生命善始善终”(《清醒的箴言·醒著》)。在这样的诗句里,读者体味到诗人无比积极的精神心态,彷佛同诗人一样,暂时忘却了现实生活中的诸多喧扰,而把目光投射在阳光灿烂的日子。

雪漪有著良好的多种知识修养,她即懂声乐,又有较扎实的英文功底,这种知识修养使她在诗歌创作中更易将诗歌的音韵、意境美与现代意义的精神思想融入一炉。2001年,雪漪应邀赴雪梨(悉尼)参加了第21届世界青年诗人大会,开阔了眼界,结识了新的文朋诗友。在赴澳参会之前,雪漪与他人合作出版了一本诗画(摄影)配的册子。不能说雪漪的诗要比画更为精彩,但可以说她的诗为画(摄影)添色不少。这似乎表明,雪漪在诗歌的创作上,又将迈开跨越的步伐,读者不妨拭目以待。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