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与雪漪谈诗 / 吴开晋 (济南)
 
与雪漪谈诗 / 吴开晋 (济南)
时间: 2006-01-10 01:01:02 访问次数: 886 | [<<] [>>]

 

雪漪:

你好!寄来的你的两本诗作收到有时,因杂事太多,迟复为歉。《灵魂交响》是你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学诗不久的作品,但读来并不觉得是个年轻女孩写的诗,正如书名,内里有你灵魂挣扎的痛苦之声,颇有力度和深度。但也不可否认,从诗的构思的完整性和语言的通达和顺畅来看,似显得薄弱。抽出某一段的句子来看,感到很新颖,有独特的诗的感悟,但对诗的总体艺术把握,就有些叫人感到模糊(当然,其中一些爱情诗还是比较完整的)。这并非说,这本诗不好,其实它也很有特点,只是由于对诗情诗意的表达和语言的运用尚需进一步锤炼,才让人有上述感觉。你一出手就写到如此程度,在一般青年诗人中也是难以达到的。因我读得不细,只是印象而已。相反,我认为《我的心对你说》这本散文诗集却是大大地向前跨越了一步。它有总体的艺术架构,有统一完整的诗体形式,有比喻丰富、意象多彩的动人诗行,更重要的是,有一股自然流淌出来的感情的溪流。这就决定了这部诗集能获得艺术的成功。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在《抒情歌谣集》序言中说过:“一切好诗都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这个说法虽然是正确的,可是凡有价值的诗,不论题材如何不同,都是由于作者具有非常的感受性,而且又深思了很久。”我认为你这本散文诗集是你对爱的向往、期盼、回忆与惟恐失去爱的忧虑之情的“自然流露”,而这种“流露”实际是已在心中蕴聚、发酵很久才达到的,可说是你少女时期爱的历程的心灵展现。然而,巧妙的是,这种感情的自然流露又非不加节制和无选择的,而又是通过感情激发起丰富的想象力,并转换成美丽多彩的意象组合而实现的。所以说达到了“情浓”、“象奇”、“情象融合”的境地。它让我想到了郭沫若的爱情诗集《瓶》,但郭诗虽有丰富的比喻,但总体上还是直抒情怀的;而你的诗则是把情融入到具体的意象中,这得力于你对现代诗艺术手法的借鉴;它也让我想起英国白郎宁夫人的《抒情十四行诗集》和我国新时期伊始曾轰动一时的女诗人林子的《给他》,她们的诗都是上品,受到许多人喜爱,不过,总体上她们采取的也是直抒情怀、并采用多种比喻来形容自己的感情历程的艺术手法,你与她们也不同;然而,你也不是舒婷式的完全运用象征的艺术手段,她的一组组意象也是为了构架一个象征总体(如《致橡树》、《神女峰》等),她的诗更为含蓄和感情表达更为隐蔽。你似乎采用了一种较为综合的艺术手法:既不是直接抒怀,又不是以意象组合成一种象征体;而是把自己浓郁的感情融入多姿多色的意象群,这也许更能使少男少女们喜欢,能吸引更多的读者。

 

下面再具体说一下我的印象:

“我是画布,你是绘手。

你每描一笔,都深深切入我的魂灵,为你的爱闺守,我格外精心。(第一辑之三)

以绘手与画布比喻爱与被爱,想象独特。画笔甚至能画入灵魂,也彰显了爱之深切。

“我知道,青苔绿藓缭绕着你的向往。你以藤的方式,越过了我心灵的城墙。(第一辑之十四)

青苔、绿藓、藤、心灵的城墙组合的意象,构成了一支爱的交响曲,使情与象达到了恰切的融合。

“你就是那个,在缱绻月光下向我走来的人。

多么轻悄的跫音。

你带来玉门关的丝丝春风,桃花源的潺潺流水,二十四桥明月的纤纤姿影(第二辑之二)

月光、轻悄的跫音、春风、桃花源水、扬州二十四桥的月影,这一组美丽的意象衬托着心目中走来的恋人,不但达到情象有机的结合,而且创造了一幅迷人的月下相恋的美好意境。

想你的时候,倚靠夕阳,坐化成一株古木,停留在时间的怀中,不改萌发绿意的初衷(第三辑之十四)

夕阳西下,古木参天,停滞的时间,这苍凉、峭冷的意象又在为女主人公坚贞的恋情作衬托。用“不改萌发绿意的初衷”作结,不但说明女主人公“爱的不悔”,而且也昭示出某种严峻艰难的未来,令人读后心动。

 

从以上几例可看出,你在意象的运用和语言的选择上已趋于成熟,已经达到了毫无做作之态,并使内心之情自然地流淌进一些独特的意象中。这说明,你的诗才得到了进一步展现,因而,这本集子受到人们的喜爱便是自然的了。至于艺术上的不足,我也很赞同海梦先生所言,即语言上尚欠含蓄,时空跨度还不够大,空灵感应加强,意境也应拓展,这当然是更高的要求。不过这也说明,其一,你对诗的题材“突破”不够。由于写的是个人感情生活的历程,因而未能展开更辽阔的想象,从而不能使时空跨度更大、意境开拓更深;其二,你的文化底蕴尚欠缺,因而意象的选择正多是从自然风光中选取,设想,如果将身比身,把古今中外一些感人的爱情故事、人物(喜剧的、悲剧的、成功的、失败的)引入诗中,或把一些人文景观(比如望夫石及一些爱的风俗)作为比兴之用,你的诗便会大大地增色。当然,这不是生硬地外加,而是在更多地阅读中达到潜移默化的程度才行。另外,你未用那种倾诉式的直抒胸怀,但有些片断语言的确尚欠含蓄,如能从古诗词及象征派,超现实主义的中外名作中再借鉴一些艺术手法,这一不足是会弥补上的。这只是一点粗浅感受,供你今后写诗时参考吧!你很有灵气,又很勤奋,相信今后会写出比这两本诗集更好的诗作来。

祝你愉快、并获得成功!

 

吴开晋

 

2005年5月7日  于山东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