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漪家园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大漠草原上的一颗诗星 / 黄雍...
 
大漠草原上的一颗诗星 / 黄雍廉 (悉尼)
时间: 2006-01-09 00:57:52 访问次数: 1289 | [<<] [>>]

 

                ——赏析雪漪《灵魂交响》及《生命草原》诗集中部分作品

                      雍廉 (澳洲)

 

2001年10月雪梨(悉尼)的初春,是一个充满诗情的节季。因为第21届世界诗人大会在这儿召开。高朋云集,诗星闪烁,极一时之盛。

本次大会有52个国家和地区的260余位诗人与会。以中港台及澳洲地区华人所组成的诗人代表团的阵容最为庞大,约有40余人参加了这次盛会。内蒙古青年诗人雪漪是中国诗人代表团成员之一。

《灵魂交响》与《生命草原》两本诗集,是雪漪小姐在大会中赠送给我的著作。前者是她25岁前所写的短诗集。1998年由中国远方出版社出版。后者是2001年7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以摄影为主轴的诗画集。以看图配诗的方式,雪漪创作了34首散文诗。

21届世界诗人大会,虽曲终人散,但雪梨的诗人朋友,为了增进友谊及扩大文学的交流,仍保持了“世诗大会委员会”的机构,成立了一个永久性的诗歌社团,并聘请若干海外杰出诗人为“海外会员”。雪漪小姐便是被聘请的海外会员之一。

“世委会”最近筹划出版一本世界华文新诗评论集。笔者负责评介出席大会的部分中港台诗人的作品。

雪漪是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的青年诗人。其作品表现了年轻一代诗人的心声与风貌,且有浓烈的草原气息。其特殊的写作背景,使她的作品具有独特的风情与诗韵。以下就研读她作品后的一些看法与想法做一评介。

 

一、《灵魂交响》诗集中部分作品的赏析

 

这本诗集的作品,代表了她20至25岁期间的早期作品。年轻的心灵,飞花的逸兴,尽显诗才。其中除了有几首最早期(20岁)的作品,可能受西方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内容偏于隐晦,读起来吃力外,其余的作品,无论组诗或短诗,大抵都是诗韵天成、情真意挚的佳作。现就其中两组长诗来加以赏析:

A:《雪殇》组诗(写于1992年12月,213行)。

雪漪是一位有着恣肆才情的青年诗人,由于她的名字就嵌入了“雪”字,漠南的冬天又多雪。雪的洁净,雪的温柔,雪的寒凝,雪的飘逸,雪的诗一般的容貌,雪是大地的美容师,雪又是易凋的青春的白衣使者。

诗人在诗中(大部分的感怀诗中),往往将自己比拟成“雪”。这是她纯洁心灵的自况,也是一种纯美的自赏。唯与天地相知,不复人间的评价。

雪漪自认不具备理想命运,不能和一般少女那样骑着青春的快马闯人生。志高虑远的她,一直引为人生憾事。诚如“雪”的降临人间,美矣善矣。但当季节的更迭,她便静悄悄地在阳光的灼热下消失。诗人笔下的《雪殇》,正是对“雪”的赞歌与凭吊,也是自殇。世上的事,美总是易凋的花朵,为大地、为生灵留下缺憾。诗人的《雪殇》,有如《红楼梦》中黛玉的葬花,是一声千古的叹息。

现在,请读她在这首诗末段倾吐出来鲜红带血的诗句:

“送我上路吧  我的情人/天空  是我的镜子/大地  是我的眼睛/透过你  我对一切/爱的更真实更具体/在冬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晶莹不渝的爱肩扛风雨/愿与你  醉卧成泥”。

《雪殇》这首组诗长达二百余行,一个22岁的青年作者,要驾驭这样一首意境单纯、又思绪万端的诗,如果不是有相当高的才华和一江春水泛滥的诗情,是无法构筑这样一座宏观的诗的园圃的。咏雪的诗历代不少,要能以“雪”为题,咏出其千姿百态,万缕柔情,以及与雪为盟的不渝深情,实不多见。

B:《灵魂交响》组诗(写于1994年,共141行)

《灵魂交响》组诗,是一个爱诗人的胸中楼阁,袖里乾坤的抒展。豪情搅拌着忧伤,感怀唱和着壮志。雪漪曾告诉我,她25岁之后为了求得谋生的一技之长而专攻英文,以至有好几年没有写诗。

然而天生是一位爱诗的人,怎能放弃心中无法松手的信念,生活的本质与社会的复杂让她茫然之后依然坚定。诗人就凭这一深沉的感触,谱成了《灵魂交响》的大诗章。以下摘录这首诗中的一段:

“谁天马行空站在季节的悬崖边/向前推移着盅惑如深井的隐患/惟有热情的张力把我热情地提升/不知经历哪场大雨之后才能/让一根根红烛般的诗句振作起来

把自己裱在没有阳光的水域/做无涯的漂泊无涯的思索/除了诗歌这条简陋的船/行进在孤军奋战的苦旅中/我真的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我把属于我的天空搬回家/趁夜更衣时/召集空中逍遥的星星/摆成有价值的参考文献/总会有一个结实的标点/让我以良好的心态/抱定乾坤  义无反顾”

读雪漪这段诗,她的《灵魂交响》终于谱出了“诗心交响”这一诗人本色的佳境,因而她重新握笔写诗。这是她悟出了“文学是千秋事业”的真谛的心灵回响。大漠草原上的那颗诗星光芒四射地升起来了。

除了组诗外,这个集子里尚有几十首闪着文学光芒的短诗,这里顺便挑一两首来加以赏析:

《平顶山》:(写于1994年9月,19行)

“堆起历史烽烟的高耸/谁人慧剑削秃头顶/禅定的平面/显露哲思的指令/沧桑中独酌/标新立异的原始

苍鹰以无垠的尖啸/迎迓被自然造化的巍峨/一层一层沸腾的格言无声无息中/叠进早霞经久不衰

牧神的琴声/在山朝圣的面孔上摆下盛宴/历史的车轮买不到回程票/无法搜寻山多年前的气概

我坐在山顶上/燃烧成一团火焰/看落日的余辉/玄而又玄”

这首诗由四小段组成,是她24岁时写就的作品。诗人将平顶山人格化,意境苍凉、豪犷、完美。

第一段她用:“堆起历史烽烟的高耸”和“沧桑中独酌”,并以“禅定”与“哲人之思”来描绘山的神韵与在历史舞台上的角色的回顾。

这些沉思中,可能有昭君出塞、文姬归汉、乃至苏武牧羊、龙城飞将等一幕一幕的景象。自然,平顶山也许有更多属于牧人的悲喜和雄豪。诗人只是牵引一页诗思,让诗情铺展开来。

第二段,她以苍鹰、巍峨、早霞、无涯、造化等具象与虚象,来呈现山的独立苍茫和凝视宇宙的傲岸。

第三段,又以“牧人的琴声”介入山本身的沧桑史实。唯往事如烟,无从回溯。“历史的车轮此时买不到回程票”,这是标准的新诗语言,用在此处绝妙。实际上无人能将历史复活,因此也就只能“悲喜千般诸幻梦”地慨叹一番。

第四段共四行,23个字,诗人将山、历史、宇宙融为一体,心中燃烧成一团火焰。面对落日余辉,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寻思。也许永无答案,只好用“玄而又玄”作为登山感怀的句点。

这首诗的着眼,是诗人自我与山、与历史、与苍宇对话。意境豪远,耐人省思,是首完美的短诗。

《在李清照纪念堂留影》(写于1994年8月)

“靠着“一代词人”/易安居士反刍蛰伏的愁云/便有另一个星球婉约的小令/下起雨/别是一家之说的争端剔尽了粗糙/时间角逐的手向后摆去

站在她怀中沦陷的中原/一肩依着她北宋的颠沛/一肩靠着她南宋的流离/花吻着多情的《点绛唇》/不知草莓为谁的感受而酸

《醉花阴》铺叙的/薄雾浓云愁永昼之势/撼动万里晴空/词眼中瘦出一代风流/尽得天下人垂目

在这梧桐更兼细雨时刻/融进《声声慢》/凄凄惨惨戚戚之中/她的愁绕树三匝/销魂出秋的名字叫凉

黄花暖了秋/我用相机把浪漫主义的黄花/连根拔走”

李清照无疑是一代词仙,评论她的诗文大作,历代不乏其人。而以一首25行的短诗,将其一生的坎坷以及她在词坛诗国超绝的成就与地位一口气道完,且诗心千载相印,佳句自是风生。要是清照在世,读到这样的诗篇,也应递给草原诗人雪漪小姐一束鲜花,允为知己。

就凭“词眼中瘦出一代风流尽得天下人垂目”,以及“她的愁绕树三匝 销魂出秋的名字叫凉”这四句诗词,便可看出现代新诗有它资质高雅、清丽的一面。同样能抒万古情,千重爱于极少的字里行间。要做到这一点,就要依赖诗人的才华,雪漪小姐便轻易地做到了。

说真的,要是让我来写李清照,便写不出像雪漪那样落笔生风,情怀万古的诗韵来。这首诗厚重得可爱,挚情得深沉。正由于雪漪有清照一样的才情和巾帼之气,所以能同气相知,挥笔自如地完成了这首掷地有声的佳作。

我也是敬爱李清照的,因为女词人能有丈夫志的并不多。这里附录清照吊荆轲的一首诗:

壮士别燕丹,一去不复返。昔人逝已远,今日水犹寒。

短短四句诗,抵得过《出师表》。词人的大义深情千载而下,仍令人感动不已。

雪漪的这本诗集中,有不少写马背民族的战歌的章句。这些作品中,多处流露出这位身躯娇小玲珑的诗人的豪放、不羁的巾帼气概。由于她蕴涵着这种气质,这就使得她的诗视野广阔,豪情奔放,成为诗创作的多面手。这不是一般花间派女诗人能做到的。以下引用她另一首长诗《心访明珠》——勾勒锡林郭勒大草原中的两小段诗句,来欣赏她诗风苍劲的一面。

“我翻开史册  以钟情不朽的心跳/阅读一代一代灵魂的劲健与骠悍/有你青铜色的寂寥/有你看不见伤口的疼痛/借哲人之手一层一层掀开绿浪/垂钓祖先赤野于昆仑的创意/以及你倾尽全部心血的禅语

我在灵魂部落的高贵处/升起母语浩大的绿色旌幡/以拥抱明天的热忱/告终我在北疆的惰性与迂腐/以诗心颤抖的怀念/扯出我的夜幕/覆尽阵亡的残骨”

雪漪的外祖母是蒙古裔,她称自己是四分之一的蒙族同胞。因此她对大漠草原,大漠云天的往昔辉煌,带有一份深沉的感情。

蒙族同胞的三次西征,创造了世界有史以来的空前大帝国。在其囊括欧亚的雄图餍足之后,休兵辅民,仍然统治俄罗斯等欧洲国家40余年,虽文治未彰,武功则天下无匹。而现在已是风吹草低见牛羊,诗人为之凭吊,为之叹息。吟出以颤抖的心“扯出我的夜幕  覆尽阵亡的残骨”。

这首诗105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是草原上的牧歌,也是草原上的战歌,气魄雄伟,文采飞扬。在祖国大陆的诗人群中,还未读到这样飞花飘雪,握剑屠龙的佳作。

这样的诗篇出自当时年仅24岁女子手笔,足证内蒙古文风之盛,边区政府推行文化建设的成功。

诗是中国文学的精华,一代新人崛起在大漠草原,诗思才情飞扬,是十分可喜的事。

 

二、《生命草原》诗画集中的作品评介

 

本集中的34首作品代表她29岁时的创作(写于2001年),也是她诗的创作的成熟期。这34首都是优美的散文诗。

虽属散文诗,但诗意盎然,语言新鲜,意境高远、清新。每一首诗都形成一个诗的王国。阅其图,诵其诗,便画意诗情映眼来。

写这种诗,第一要有诗才。第二要有丰富的想象力。第三要有触景生情的渊博知识。雪漪握笔神驰时,都充分掌握了这些要素。因而每一首诗都呈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佳境。

这不仅是她诗才的显露,也是她诗创作的成熟。现在顺手在画集中挑一两首诗,来共同欣赏:

A)诗题:回望北方

B)图象:在兰天、白云、青绿的草原中,一群牛,以悠悠漫步的神态,成队地向前走着。

“回望北方。

这是马背民族的牧场,这是锡林郭勒大草原的生动乐章。

穹野澄蓝,纤尘不染,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云浪澎湃,卓然不群,只有年轻,没有衰老。

肥草丰饶,恬静宁适,只有温煦,没有苍凉。

你看,一队劲牛踩着长调歌韵,诗意地在绿海中冲浪,它们正潇洒走在朝圣的路上。

多么旖旎的生命旺季。

多么神秘的岁月在幽幽绿意中流淌。

如果你爱,请带上你善良的情人,把这儿当一回家乡。

如果你爱,就把这绿色山冈当一回可以栖梦的磁场。

如果你爱,就驾一匹骁骏的白马,将灵魂放逐在无垠的草原上。

这是属于我也属于你的北方。”

这首诗,诗人写出了她对草原的深情与热爱,充分表达了牧民们乐天知命与世无争,以及歌颂大草原的宁静、闲适、美好。

诗中诗人用三句排比、连接的语法:

“只有开始,没有结束。只有年轻,没有衰老。只有温煦,没有苍凉。”来形容牧野的广阔无边。青年们的活力如行云快马,永不衰竭,以及芳草天幕下的忘忧、快意心境。

诗人只用了短短的24个字,便将包罗万象的牧野景象,以及她感受到的大漠苍凉、空旷下的另一种豪情与喜悦,空灵醒目地描绘出来。这是新诗意象美灵思的展现。传统的古典诗,就很难做到如此新颖、流畅。

无疑地,这也是新诗生命力的强有力的呈现。也唯有才人手笔,才能运用自如。

“海中冲浪,它们正潇洒走在朝圣的路上。”上述句子,诗人以“朝圣”两字,写“牛”对人类的忠贞的天性。它们一生只是为奉献而活着。因而诗人将之视为朝圣的“圣徒”。这是诗人高尚心灵对万物的钟爱。也表达了“牛”的高贵。

这首诗尚有好多佳句可以析赏。限于篇幅,止笔。

以下再挑选一首短一点的诗来评介:

A)诗题:故乡

B)图象:摄影中呈现的景象是一轮满月,高挂在碧空。几座高耸的寸草不生的岩石山峰,挺立成坐姿的佛像。

“月走到哪儿都是故乡。

今夜照临乌里雅斯太山,月用惊世骇俗的眼睛面对山佛一样的坐态。

山和月互赠慈善的眼神,装点夜空,星星知趣儿,都隐藏起来挂上窗帘。

在这个适合紧紧拥抱和默默倾听的夜晚,云划过山的头顶钻进月的臂弯,捎走乡情,也捎走乡音。

山自己已经坐成化石,月能看清它全身的斑驳,却看不清它内心经历的往事。

山已经把这儿坐成最亲的故乡。”

看图配诗,是一种高难度的创作方式。作者的灵思与对人生的洞察力,决定着作品的成败与价值。雪漪的这首诗无疑是灵思交织的佳作。

“月走到哪儿都是故乡”。这是新诗咏月的另一种风情,完全脱离了历代骚人咏月的那种古老的模式,也打破了“月是故乡明”的小千世界的思维,令人有一种更广阔的宇宙观。她入诗意境的深远十分可敬。

“山自己已经坐成化石”,这是她对山的“如如不动”的定力的赞歌。月行万里,山坐一方。一动一静,正点缀宇宙运行的两大规律。

当它们两者面对面时,诗人赋予它们的意象是“山和月互赠慈善的眼神”,予对方虔诚的礼敬,这是宇宙原是和谐的一种暗示。

月,随处而安,且能将乡情、乡音一起捎走,自是月的潇洒风光。

但山也有它自得其乐的认知,那便是——拥一方土地的真情,万古不渝。她巧妙地用“山已经把这儿坐成最亲的故乡。”这13个字,充分营造了这种意境。

“月能看清它全身的班驳,却看不清它内心经历的往事。”这时她将神驰万里的思绪收了回来。而借月与山的面对,予以人格化,人事化。

山已坐成化石,无比庄严、神圣。但谁人曾想过这是山历经风雨磨难后的成就。这是诗人的慨叹,也是对人生历苦方甘的暗示。

《生命草原》这本诗画集中的诗篇,每一首都是一个充满诗情、哲意的小千世界,有强烈引人入胜的诱惑力。限于篇幅,只能评析这两首了。

雪漪的两本诗集,现收藏在雪梨市立图书馆。

这是大漠草原诗人参加这次世界诗人大会,留给雪梨诗人朋友的一幅用诗心写成的“大漠风情画”。雪梨的诗友,如果想呼吸一下牧野长空的新鲜空气,神驰祖国边疆的风貌,不妨到图书馆去翻翻这两本诗集。

  

2002年4月5日于雪梨静园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本站一切文字和照片的版权均归个人所有,选用或转载请务必与本人联系:xueyi8181@163.com 网址: http://10000067550.8.sunbo.com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大雪包围冬天,就算所有的花都谢了,我的心还在盛开。

         ——雪漪